新闻分类

联系我们

连云港市华银电力辅机有限公司

联系人:徐福林

手机:13505138967

电话:0518-85304837

传真:0518-85306037 

邮箱:lyghydl@vip.163.com

网址:www.meifenquyang.com

地址: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东风西路西门工业园88号


一座火电厂到底每年产生多少PM2.5?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新闻中心 >> 技术知识

一座火电厂到底每年产生多少PM2.5?

发布日期:2016-11-04 作者:admin 点击:

一座火电厂到底每年产生多少PM2.5?

调查动机

春节长假过后,北京的雾霾天气似乎仍然没有好转的迹象———2月17日,北京遭遇雾霾天气;2月25日,雾霾再袭京城。而在此前的1月份,北京晴好天仅有5天。这是北京有气象记录以来,最灰暗的一个月。首都,也因此被称为了“雾都”。

    一时间,凡带有烟囱的企业,都变成了民众关注的对象。耸立着巨大烟囱的发电企业,自然也背负着“骂名”。

     作为受电端城市的北京,超过7成的电力来源于外送电。目前到底还有多少家发电企业?其中燃煤电厂还留存多少?经过严格的环保措施过滤后,发电企业所排放的大气污染物,对空气环境质量究竟有何影响?为此,本报记者于2月中旬对京城发电企业进行了摸底调查,并深入走访了具有代表意义的燃煤和燃气电厂,力图还原雾霾笼罩下真实的北京电力工业。

京城燃煤电厂知多少

提要:目前北京市公用燃煤电厂的准确数量是5家,总装机为273.7万千瓦,占北京市总装机容量的39%,低于288.3万千瓦的燃气总装机。企业燃煤自备电厂为4家,总装机为21.74万千瓦。

    在经过北京奥运会大量工业企业搬迁和其后的北京市发电企业“煤改气”政策出台实施后,北京还有没有燃煤电厂?这个问题不难回答,肯定是有。

   但究竟还有多少家燃煤电厂?根据本报记者的调查,并经向电力监管部门核实,目前北京市公用燃煤电厂的准确数字是5家,分别为华能北京热电公司、大唐高井热电厂、国华北京热电公司、北京京能热电公司、北京科利源热电公司。

   其中能源央企旗下有3家,分别为燃煤发电装机容量为84.5万千瓦的华能北京热电公司(该厂为燃煤燃气混合型发电企业,其中燃气发电装机为92.3万千瓦)、装机容量为60万

千瓦的大唐高井热电厂、装机容量为40万千瓦的国华北京热电公司。其余两家均属于京能集团,分别为北京京能热电公司,装机容量为88万千瓦;北京科利源热电公司,装机

容量为1.2万千瓦,该公司原属于北京热力集团,去年京能集团并购北京热力集团后,即归属于京能集团。

除了5家公用燃煤火电厂,还有没有其他的自备燃煤火电厂?记者经调查获悉,还有包括燕山石化、琉璃河水泥厂、东方石化东方化工、东方石油化工四厂四家企业建有自备燃

煤电厂,装机容量分别为19.34万千瓦、1.2万千瓦、0.6万千瓦、0.6万千瓦,总装机容量为21.74万千瓦。

简单计算可得出,目前北京5家公用燃煤电厂的总装机容量为273.7万千瓦,即使加上自备电厂,总容量也仅为295.44万千瓦。而截至2012年底,我国煤电总装机达到75811万千瓦,北京市的煤电装机仅为全国煤电总装机的0.39%,比例相当之低。

把目光从燃煤火电厂拉远至北京的所有发电企业,可以发现,当前的北京电源结构相当绿色———在总计24家发电企业中,大型燃煤电厂只占5家,其余为自备电厂、燃气电厂、可再生能源企业;在北京699.16万千瓦的总装机容量中,公用燃煤电厂只占39%,燃气电厂装机容量达到288.3万千瓦,比例超过燃煤电厂,达到41%。如果将燃气电厂划入清洁能源行列,则北京市本地电源中,清洁能源比例达到61%。

如果仅从燃煤火电厂数量、装机容量和发电量来看,北京显然已经成为全国除西藏外最少的地区。

事实上,对于北京这样一座特大型城市而言,光靠本地699.16万千瓦的电源装机,是远远难以满足821.71亿千瓦时的用电需求的(2011年数据)。

这就回到另一个问题,即北京能保持如此低的发电装机容量,是因为其大多数电力都属于外送电。

“北京每年都需要从山西、蒙西、河北等地输入大量的电能,据我们测算,北京市每年净受入电量约占全市全社会用电量的7成左右,是一个典型的受电地区。”

北京市电力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

而根据本报记者掌握的情况,目前国家正在坚定地推进北京燃煤电厂改为燃气电厂的行动,在2009年由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亲自主持的北京市电力结构座谈会上,对北京

市燃煤电厂给出了两个选择:撤出城区、异地重建或者改燃煤为燃气。在调查中,记者获悉,目前大唐高井热电厂改建工程正在推进当中,国华北京热电公司的搬迁行动尚未

启动,该公司相关负责人称“不清楚,以上面的决策为主。”但同时透露,该公司已经在规划建设的北京四大热力中心中选好了厂址。

一边是超过7成的电力来源于外送电,另一边是在近3成的本地电中,燃煤电厂装机容量仅占本地电源总装机的39%,且呈急剧减少趋势。如此少比例的燃煤电厂,也许真的不足以让人们谈“电”色变。

一座发电厂每年产生多少PM2.5

提要:经过检测研究,装机容量为40万千瓦的国华北京热电,一年产生的PM2.5为3.25吨,仅占北京市PM2.5总排放量的十万分之七。

站在朝阳区四惠桥上,朝西侧望去,500米外即高高耸立着一座烟囱,这就是国华北京热电公司。

因为地理位置实在太显眼,在这次针对雾霾元凶的声讨中,该公司受到了舆论的重点关注。

“作为四环内唯一的燃煤热电厂,我们厂排放的气体,每立方米平均含有二氧化硫不到20毫克,氮氧化物在80毫克,烟尘也就6、7毫克,并在线接受北京市环保局的实时监督。”国华北京热电分公司有关技术人员告诉记者。

从数据来看,国华北京热电污染物排放量,远远低于北京市要求的5家公用燃煤电厂每立方米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尘的排放量不得超过50毫克、100毫克、20毫克的标准。

记者获得的数据显示,2011年,北京市5家公用燃煤电厂每立方米上述三项污染物的平均排 放量为24.9毫克、95.2毫克、12.9毫克。

尽管污染物排放值已经很低,但社会公众看到的是电厂依然在城市中心运转,污染物仍然在排放,所以才认为电厂肯定是制造雾霾天气的“主犯”。与此同时,行业内外均没有足够的证据能够说清燃煤电厂和PM2.5之间到底有多大的关系。

“只有通过科学的研究得出的结论,才会有说服力。2010年我们启动了一个《研究火力发电厂烟气PM2.5排放监测与研究》的课题,以国华北京热电分公司为试点,展开了为期一年的课题研究。北京环保部门、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研究人员也受邀参与课题。”该公司相关技术人员告诉记者。

经过试验、检测、取样、调查,课题组得出了这样一组结论:如果以2010年北京市PM2.5总排放量为48712吨,其中燃烧源贡献28%(13639.36吨)为标准,国华北京热电公司发电用煤量占全市燃煤量的2.6%,那么其PM2.5的年排放量约为3.25吨,仅占北京市PM2.5总排放量的0.007%,占燃烧源排放的0.024%。

从数据上看,国华北京热电PM2.5的年排放量与该厂年度总污染物排放量似乎不太相称,但上述技术人员对此给出了几点解释:首先,燃烧源中不只包括燃煤,还包括燃油和燃气,燃油和燃气所排放的污染物也是PM2.5的前体物。其次,燃煤企业中除了燃煤电厂,还包括不少工业锅炉和采暖锅炉,“这些燃煤锅炉排放的污染物比我们电厂经过严格环保处理后的气体高出许多倍。在形成PM2.5上,北京5家公用燃煤电厂的影响不是主要因素。”燃煤电厂如此,那么本身就使用清洁能源发电的燃气电厂,又会对PM2.5产生怎样的影响呢?在华电北京热电公司采访时,该厂副总工程师申兰海告诉记者:“燃气电厂燃烧的天然气本身就是清洁的,不含硫,也不会产生烟尘,只有极少的氮氧化物,经过脱硝后,也低于国家标准确定的限值,对PM2.5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作为雾霾天气的当事方,电力企业的一家之言也许不足为信,但本报记者在华电北京热电公司周围密布的居民小区进行了随机采访,被采访的大部分居民都表示热电厂对自己影响不大,几乎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刚开始我们也有担心,毕竟是电厂嘛,后来打听清楚了,是烧天然气的,就没那么害怕了,我们自己家也烧天然气啊。没有噪音,也不冒烟,能接受。”家住与华电北京热电公司仅一条马路之隔的圆梦园小区业主高先生告诉记者。
京城电厂环保投入压力山大
提要:这次雾霾天气后,有关部门已要求北京市内所有燃气电厂上马脱硝设备。但对燃气电厂而言,目前缺失的燃气脱硝电价补贴政策,给企业的运行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1月中旬,当北京开始第二次长时间雾霾天气时,环保部门发出相当严重的六级告警,部分工业被要求停产。

“我们没接到停产的通知,各项减排数据会实时上传至北京市、朝阳区环保局以及电网调度的在线监测系统,环保部门非常清楚我们的排放情况。假如排放不达标,电网调度也不会调我们的电。”国华北京热电环保专工张振刚说。

去年3月,在对北京市发电企业排放情况进行了彻底的摸底和调研后,华北电监局认为,北京市发电企业污染物排放浓度均符合国家和北京市规定的标准,燃煤发电企业平均排放浓度不仅远低于国家重点区域排放限值,还低于北京市燃煤锅炉排放限值,甚至低于北京市新建锅炉排放限值。

“为了达标,北京市5家公用燃煤电厂都按规定在环保设施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企业负担比较重。”华北电监局稽查处董键表示。

事实上,北京市现存的5家公用燃煤电厂为了环保可谓是下了“血本”。早在“十一五”期间,脱硫是国家要求的规定动作,脱硝尚未成为“国家标准”。但当时的5家电厂便已完成了脱硝设施的建设和使用。此外,降噪、污水处理,这些环保设施的建设投资,都给5家电厂带来不小的压力。仅脱硫、脱硝、除尘三项环保设施的建设,华能北京热电、国华北京热电、京能热电和大唐高井热电投资额分别高达到10亿、8亿、10亿和17亿。“国华北京热电平均度电成本中有10%是来自环保投入,环保投资接近总资产的20%。”该厂技术人员介绍,“连我们的用煤也是特别采购的低硫煤,煤炭含硫少、灰分低。”

但设备建设仅仅是开始,对于燃煤电厂来说,环保不是一劳永逸的事,后期的运营和维护似乎更牵扯精力。虽然北京早在2011年就优先成为14个试点脱硝电价的地区之一,但.8分钱的脱硝补贴,对于执行着远高于其他地区排放标准的北京燃煤电厂来说,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虽然较燃煤火电厂环保压力小很多,但燃气机组在运行时同样会排放少量的氮氧化物,环保投入仍然巨大。

装机50万千瓦的华电北京热电公司,在2008年投产前即根据北京市的要求,安装了从国外进口的脱硝设备,连同降噪设备,花销超过1亿元。

“除了前期投入,脱硝设备每个月运行还需要至少30万元的投入,包括脱硝催化剂及设备维护。据我们所知,目前全国的燃气电厂中,只有我们厂和京能太阳宫热电厂上了脱

硝设备,主要是成本太高了,而且目前国家又没有给燃气电厂出台脱硝电价,经营压力非常大。”申兰海告诉记者。

由于今年出现的雾霾天气,有关部门已严令北京市内所有燃气电厂上马脱硝设备,“上脱硝设备是应该的,但我们也希望国家能尽快出台脱硝电价,否则真的扛不住了。”申兰海通过本报呼吁。


相关标签:吹管消声器

最近浏览:

在线客服
分享
欢迎给我们留言
请在此输入留言内容,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
姓名
联系人
电话
座机/手机号码